您的的私人影院
上千部好片等着你

今日影评丨《极速车王》速度极限时,人车合一日[图]

日期:2020-06-09 14:58:03作者:admin人气:影视资讯

导读:114电影网导读:小编coco根据今日热点整理了关于今日影评丨《极速车王》速度极限时,人车合一日的内容,更多影视资讯请继续关注144电影网!

  114电影网导读:小编coco根据今日热点整理了关于今日影评丨《极速车王》速度极限时,人车合一日的内容,更多影视资讯请继续关注144电影网!

《极速车王》(Ford v. Ferrari)讲述的是美国福特车GT40,在1966年法国“勒芒24小时耐力赛”(24 HEURES DU MANS)上,首次打破欧洲车厂垄断冠军的历史。

光看中文译名,我们很自然的会想到6年前的那部《极速风流》(Rush),它聚焦于赛车界另一盛事F1(FIA Formula 1 World Championship),与“世界汽车拉力锦标赛”(WRC)和本片所关注的“勒芒24小时耐力赛”共同构成世界三大汽车赛事。

其中,“勒芒”由于赛道多是直路,赛车速度过高的原因,成为历史上发生过最多死亡惨剧的赛事。对比F1,勒芒赛最著名的是长达6公里的马尔森直道,该路段的最高时速记录超过400km/h,比F1蒙扎赛道375km/h的纪录还高。此外,它要求同一赛车在24小时内跑出尽可能多的圈数,大多车手在这24小时内跑完的总里程差不多相当于F1整个赛季的里程,这对赛车、车手和车队都是极大的考验,而这也正是它每年能吸引超过二十万人亲临现场的魔力所在,一场使速度、耐力和智慧交织在一起,并在24小时内集中迸发的比赛。

和《极速风流》一样,《极速车王》也采用了双男主的设定,但不同于《风流》中丹尼尔和海王的对飙,《车王》中的两位“谋男郎”更像是一对四驱兄弟,他们不仅要一起造车,一起对抗法拉利车队,还要共同承受福特公司体制的折磨,在内忧外患中将兄弟赛车进行下去。

整个片子都围绕退役车商Carroll Shelby(马特·达蒙 饰)和新晋车王Ken Miles(克里斯蒂安·贝尔 饰)展开,描述他们如何取得福特大佬的信任,并且积极备战,在66年法国“勒芒赛”上代表福特车队阻击法拉利。

《极速车王》没有将主要的笔墨花在比赛本身上,反而是对整个比赛背后的故事着墨甚多,相比于一部赛车类型片,它人物传记片的属性更浓。通篇细腻且又充满暖光的镜头仿佛也是在告诉观众,影片更多关注的是人,而不是冰冷残酷的比赛。

如果说《风流》是讲Niki Lauda和James Hunt两个车手之间的战斗的话,那《车王》讲的就多了,笔者认为主要分三层,但归根结底,最后还是落在两种人的对比上。


(以下包含剧透)

第一层很直白,就像英文片名上写的那样,是福特和法拉利之间的战争

二战后美国新一代年轻人不再满足于福特工厂生产出来的流水线产品,福特派代表去找性感的法拉利谈并购却反被Enzo老头(雷莫·吉罗内 饰)设计羞辱,尊严受损的Henry Ford二世(崔西·莱茨 饰)决定广纳贤才闭门造车,并在“勒芒赛”上向法拉利开战,借此超越法拉利来稳固自己的江湖地位,重温二战荣光。

从这个角度看,这好像是一部美国主旋律电影,福特是正义的一方,是美国精神和美国梦的代表,而恩佐法拉利只是奸诈的化身,福特战胜法拉利就像同盟国战胜轴心国一样理所应当,片中大量的二战遗留元素似乎证明了这一点,Make Ford Great Again的线索也贯穿了整部影片。

其次是福特公司内部的斗争。

营销鬼才Lee Iacocca(乔·博恩瑟 饰)和副总Leo Beebe(乔什·卢卡斯 饰)的争宠宫斗戏。一个靠刺激老板来开展新业务,一个靠取悦老板和打压异类站稳脚跟,而他们的老板福特二世也就像个傻皇帝一样,谁的话都信。他们之间就像内阁大臣与东厂公公一般较量,前者忠言逆耳为公司,后者油嘴滑舌为权力。说来也巧,Beebe在本片中正是以一个厂公形象出场的,Beebe这个名字也取得恰到好处,人如其名。

乔什·卢卡斯在自己角色如此脸谱化的设定下,还能将这个狐假虎威的小人形象诠释的活灵活现,算是本片的一个惊喜。

最后一层是两种人的战斗,车手和不是车手间的对比。

Carroll Shelby在影片中有三次“演讲”,其中两次以内心独白的方式出现在影片首尾,一次出现在片中,这前中后三段话共同点出了这最后一层对比,也是本片的主题——只有纯粹的车手,才能把车开到7000rpm,也必须开到7000rpm。人车合一是他们的宿命,至死方休。

贝尔饰演的Ken Miles就是这样一个宿命般纯粹的车手,他终其一生都只为突破极限,不仅是赛车的极限,也是自己的极限,他对于速度的执着甚至超过了对胜利的渴望。自此,一心只在乎江山荣誉的福特二世反而成了反面的典型,所谓的主旋律和美国精神,还不及Enzo Ferrari轻轻的一个脱帽致意。而所谓的宫斗争权,在这样纯粹的使命面前,就如跳梁小丑一般,不值一提。

反观Shelby,他曾经也是这样的车手,但在心脏问题后,他舍弃了灵魂,成为了一名心跳130bpm的狡猾车商,甚至比赛时为了取胜还小动作不断,他只有在Miles身上才能回想起从前的自己,这也是他如此珍惜Miles的原因。

Shelby从一个车手到一个奸商,最后再由Miles将他车手的心脏修好,Shelby的人物弧光也在那时完成。影片末尾那浑厚的油门声浪就如他重生的心跳一样,是专属于车手的声音。

麦克卢汉说,媒介是人类的延伸。高端车手Carroll Shelby通过赛车让自己从心跳130bpm到转速7000rpm,达到人车合一,而灵魂车手Ken Miles把车当作情人,透过情人同样可以人车合一、直通天堂。

阿诚的《棋王》中出现过一位老棋王,老棋王给小棋王讲棋,说“势式有相因之气,势套势,小势导开,大势含而化之,根连根,别人就奈何不得。”

这和本片中Miles在夕阳下给儿子讲车的唯美场景异曲同工。

一个棋王、一个车王,两位各自行当的佼佼者,在看待自己专业和教育下一代的方式上出奇的相似。

延伸阅读